我的位置: 首页 > 视频 > 正文

我亲历了贵州解放 | 张瑞斋:四进贵州,与黔贵大地的二三事

  • 作者:干江东 李中迪 闵捷​ 冯晨阳 吴悦月 王培
  • 来源:天眼新闻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11-15 17:03:04


  “这张相片是上世纪60年代的时候,那时候贵州很穷,人们不够饭吃,我们就带领农民种庄稼。”


  ……

  在省军区第二干休所宿舍楼内,一位已过鲐背之年的老人在向记者讲述当年的故事。“你看,这些都是很久之前的照片了。”老先生一边翻看相册,一边回忆。只见他时而哽咽,时而开怀大笑,即使这些早已是陈年往事,但是看到相片,老先生依然可以娓娓道来。

  这位老先生就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贵阳警备区政治委员,张瑞斋。


1961年8月16日,欢送奔赴农业第一线的同志合影


  有幸报国,不负少年

  1927年,张瑞斋出生于山东省肥城市中鲁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。因为家里并不富裕,张瑞斋11岁才开始上小学。

  张瑞斋小学期间,正逢抗日战争爆发。1937年10月,日本向山东进攻。一时间,大地满目疮痍,人们在战火中流窜。


张瑞斋向记者讲起照片背后的故事


  “那时候我们边上课、边隐藏,很多人都离开山东,逃往外地去了。”回想起当年的场景,张瑞斋无奈地摇了摇头,感叹道:“那时候想读书不容易啊。”

  1937年11月到1938年3月,山东先后有十几个地区爆发武装起义。1938年5月,根据中共中央决定,中共山东省委扩大为中共苏鲁豫皖边区省委。12月,山东起义部队改编为八路军山东纵队。

  “共产党在山东建立根据地后,八路军也积极发动群众,成立民兵组织、儿童团等。”眼看日军对家乡的“扫荡”和“蚕食”,张瑞斋毅然加入了儿童团,帮助共产党对抗敌军。


张瑞斋近照


  从此,他便在街上分发抗日宣传单、帮助八路军放哨、避开敌军藏书、给八路军藏口粮……年仅15岁的张瑞斋在儿童团时期,已然在心里埋下了参军的种子。

  19岁那年,共产党在山东招募新兵,张瑞斋瞒着家里人报了名。被家人发现后,老母亲流下了不舍的泪水;“儿啊,你要想清楚,那可是打仗啊!”“可是现在国家有难,跟着共产党才有希望啊。”

  拜别亲人后,张瑞斋开始了他的戎马一生。


张瑞斋给夫人戴上自己的荣誉勋章


  硝烟弥漫,最是难忘岁月

  “行军不掉队、打仗不怕死。”秉持着这样的信念,年少的张瑞斋就这样跟着部队,辗转了大半个中国、参加了杜庄战役、运城战役、睢杞战役、淮海战役、渡江战役等战斗。

  “解放战争时期,我打了很多仗,每一仗我都还记得,很多身边的战友都牺牲了。”张瑞斋哽咽地说道。

  春别故里渡长江,秋辞扬子取贵阳。


2015年5月10日,张瑞斋与家人合影


  1949年4月21日,解放军强渡长江,一举摧毁了国民党苦心经营的长江防线,直捣国民党反动派的心脏南京城,并随之解放了祖国东南、大江南北的大片土地。

  人未卸甲,马未离鞍。

  刚到江西不久,张瑞斋所在的冀鲁豫军区五十一师151团就接到了“进军大西南”的指示。1949年深秋,天气十分寒冷,部队没有多少棉衣,大部分士兵都穿着单薄的衣服。


张瑞斋与夫人年轻时的合影


  “那时候,我们来贵州必须要经过一条河,桥被国民党炸了,我们只有趟着河水过去,刺骨地冷呀。”张瑞斋回忆道,那时候不仅没厚衣服保暖,由于时间紧任务重,士兵们也没吃上一口热乎饭,大家只有一个念头:向前进、向前进……

  趟过冷冽的河水,部队继续穿山越岭,快速前进,一路解放了麻江、都匀、独山、马尾等地。

  “可以说我们团对整个贵州的解放是做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的。”当记者问起解放贵州最难忘的一场战役时,张瑞斋停顿了些许,眼里闪起了泪光。“当年的新屯遭遇战,我们牺牲了两个副营长。”


想起往事,张瑞斋的夫人谢明惠湿了眼眶


  1951年3月初,第二次武装解放紫云期间,伪县长姚聚五和另一匪首姚华安先后被解放军击毙,姚聚五的小老婆陶明星被俘虏后,在打洋向新屯方向逃脱。同时,陶明星与田仲儒、秦定开等人会合,并集结三百余人于新屯。

  得知情况后,解放军151团跟踪陶明星,“新屯遭遇战”就此打响。

  根据敌军特点,151团分为三路进军,一路走干河,一路走平年水碾上面,一路从弄林大路上新屯丫口。解放军乔装成农民,长衫短褂,武器藏于衣底。

  丫口枪声响起,战士们英勇对敌。不少同志身负重伤,仍冒着敌人密集的子弹匍匐前进。这次战斗,历经五小时,匪军死伤近百名,而两个副营长也在此牺牲……回想起解放贵州时的种种,张瑞斋几度哽咽,那段岁月硝烟弥漫、战火纷飞,解放来之不易。


张瑞斋收藏的老照片


  四进贵州,余生留守黔州大地

  “我一共辗转贵州四次,第一次是1949年来解放贵州,1951年受组织安排我倒重庆学习;1954年回到贵州后没多久,又在1956年我到川西北参与剿匪;1959年我再次回到贵州工作,1968年再调去了云南;直到1979年后,就一直在贵州再没走过。仔细算算,前前后后加起来都50多年了。”说起与贵州的渊源,张瑞斋禁不住露出了笑意,“我哪里还是山东人呀,现在我就是贵州人。”

  在获得全面解放后,贵州开始进行经济建设。但由于长年的兵祸匪患、疠疫灾荒,解放初期的人们依然食不果腹、衣不蔽体。

  “说来你都不会相信,那时候的十八、九岁的姑娘上街都没有衣服穿,她们穿的都是用稻草、竹编那些东西制成的。”张瑞斋指着手里的相片说,“那时候吃饭也是个大问题,我们就带着士兵下去,亲自带着农民种庄稼。”

  ……


张瑞斋珍藏的以前贵州生活时用的票券


  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。

  “回想起来,我大半辈子都在贵州,我现在去哪里都觉得还是贵州最好。”张瑞斋告诉记者,贵州这些年的变化他是看在眼里的,变化之大难以想象,现在的贵州太好了,人们生活也很幸福。

  如今的张瑞斋已经92岁高龄,他褪去了昔日战场上的威风,回归到了生活的平静。现在的他终日和老伴谢奶奶在一块,一起晨练、一起生活,互相陪伴。


张瑞斋与夫人谢明惠近照


  “他以前年轻的时候,要经常上战场。我一个人在家里带三个孩子,每次他出去,我都会提心吊胆。”说到这儿,谢奶奶红了眼眶。

  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,张瑞斋一生都奉献给了“保家卫国”,而谢奶奶则倾尽一生做他最坚强的后盾。

  “走,明年我带你去毕节看杜鹃花海。”说罢,张瑞斋将自己的荣誉勋章挂在了妻子身上……


策划/干江东 李中迪 闵捷

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
文、图/冯晨阳
视频/吴悦月

海报/ 王培

编辑 王迟

编审 杨韬